【75fo点文的黄喻段】标题不是很想起

*大黄小喻设定。应该是架空向....吧???我不太会写喔。

@过耳风鸣  你的点文,注意签收呀。

*私设一大堆,小学生文笔。

 ----------------------------------------

  战场上,弥漫的硝烟渐渐向四周扩散开去,视野变得清晰起来。

 

  本应排列的整整齐齐的敌方军队此时却已狼狈不堪,四处逃窜,来不及撤退的后援军队便这样的,被一个极其强硬的方式清理掉,无声无迹。

 

  “得了得了,打了一场胜仗就快得意忘形了?觉得自己都快要飞到天上了了一样是不是?我告诉你们,要不是这一次我们偷巧,正好撞上他们的医疗队,不然有咱们受的,哼哼”,还没有安静五分钟下来,军帐中便传出了一个十分聒噪的训斥声。紧接着,帐帘便被干脆利落的掀了上去,一个身着黑色军服的人便弯着腰走了出来,身后还跟出来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幼小的孩子。

 

  “少天哥哥,他们明明打得很好啊,为什么还要骂他们呢?”幼小的孩子用着天生软糯的声音问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我可没有在骂他们啊”,黄少天一听,顿时被逗得一阵乐,弯下眉半眯起了眼,十分勾人。“这也是一种激励他们的方式啊”。

 

  “你看”,小孩顺着黄少天举起的手所指的方向望去,正是军队士兵们咧着嘴大吵大闹的景象。

 

  “哦……”小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抬起头问道:“那为什么我不开心的时候,少天哥哥没有这样激励我呢?”

 

  “噗,文州啊,我怎么能以那么粗鲁的方式来对待你呢”,黄少天笑出了声,一把将面前小小的喻文州抱起,让他坐在自己的肩上。“你可没真正的上过战场,当然不会懂这其中的道理。不过呢,总有一天你也会知道的,不过可别像我这样啊,你看上去还是很……嗯,怎么说呢,就叫文雅吧”。

 

  喻文州坐在他的肩上安静的听着黄少天不知是不是自言自语的说话声。望着他那金色的头发顶,看上去十分柔和,喻文州把自己的双手搭在了黄少天的头上,轻轻地揉着。

 

  对面正围坐在一起吃着烧烤大餐的人群中,突然站起一人,顺手捎上了两罐啤酒,不紧不慢的走到黄少天面前,向他扔过去一罐,调笑般地说道:“又在这里陪你的那小童养媳呢?连烧烤都不过去?“

 

  “滚滚滚,什么童养媳什么童养媳,文州还只是个孩子别老把他也扯到这个复杂的关系链里来!”黄少天精准的抬手接住了对方扔过来的啤酒,动作熟练地拉开了易拉罐的拉环,发出了“噗呲——”的声音。

 

  喻文州见了,忙用手拍了拍黄少天的头顶,说道:“少天哥哥,你不是说啤酒伤身体不能喝吗?”

 

  黄少天愣了一下,感情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这小孩儿全听进去了是吗?只是拿来教育小孩子的一套现在却被反用在自己的身上,黄少天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哎呦,文州你也太可爱了点儿吧?行行行,不喝啊”,黄少天选择了妥协,正向自己胃里猛罐啤酒的郑轩听了后,像是震惊到被敌军的冰冻激光给打了僵直一般,很人性化的被呛到了。

 

  “咳咳咳……咳……黄少你……咳……”郑轩咳得脸也红了,泪水也挂在眼角,这里一半得归功于啤酒的度数。

 

  “别那样看着我啊,我可什么都没有做”,黄少天一脸面无表情,其实坐在黄少天肩上的喻文州知道,此时的他是多么的想笑。

 

  “我……咳咳,先走了,不跟你俩待,咳,待在一块了”,郑轩翻了个白眼,转身带着一股酒气走了。

 

  “那个……文州啊,天快黑了,还是先回帐篷里吧”,黄少天见郑轩走远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对喻文州说道。

 

  “好”,喻文州露出了小孩儿天真的微笑,虽然在以后这将会被别人成为心脏的笑容,但那是以后的事儿了,暂且不提。

 

  真正到了夜晚,周围的林子变得模糊不清,黑压压的一片被冷风吹得摇晃不止,颇像一群前来索命的树妖。【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不过对于这些热血青年来说,却并不会显得可怕。

 

  “文州,你说你是精灵,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精灵呢?”帐篷内只在空中悬着一盏移动式晶灯,看上去像一颗闪闪发光的水晶球,别有一番神秘感,喻文州也非常喜欢这盏灯。“看不出来你哪里像啊?是不是施了什么魔法,挺厉害的啊,这么小的年纪”,黄少天趴在地上,用手指戳着同样趴在地上画画的喻文州的脸,玩性大发,又捏了捏喻文州脸上的软肉。

 

  “唔,你可以猜猜看?”喻文州双手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黄少天说道。

 

  “这我可猜不到啊”,黄少天收回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道。“我要是能猜到,还用得着来问你呀,是不是?”

 

  喻文州没有理会黄少天的这个问题,自顾自的问道:“你知道,有一个生活在黑夜里的种族么?”

 

  “知道啊”,黄少天支撑着起了身,盘起两条长腿坐在原地看着喻文州用着魔力散发出的荧光蓝在地上一笔一划的画着蓝雨的队徽。“不过跟那个种族打过的最后一次交道,好像已经有几年了吧,我想想……总之他们是些非常奇怪的家伙,白天几乎见不到他们影子。一到晚上就开始活跃起来”。

 

  “是的”,喻文州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你知道他们晚上一般都干些什么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晚上有禁足令,当时我还没当上长官,是我的老师——算是吧,一脸胡渣的怪老头,还有一位我比较尊敬的,据说是不死族的长老呢”,黄少天说着说着觉得不太对劲,连忙将话题扯上了正轨。“他们告诉我,晚上不要好奇外面的喧闹声,可吓人了,当时的我竟然还相信了,唉,失策失策,还真的挺想知道他们晚上都在干什么的……”

 

  “你的老师是对的”,出乎意料的,这次喻文州直接打断了黄少天的话。“他们……是在举行一个仪式”。

 

  黄少天听出了喻文州语气中的一丝颤抖,觉得应该是勾起了他的什么不好的回忆,便借着光,将喻文州拉入自己的怀中,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安慰着,又在他的额前印下一吻,喻文州这才安分下来。

 

  “咱换个话题吧”,黄少天用着轻快的语气说道。他一直坚信,情绪是会传染的,不论对象是谁。

 

  “好啊”,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脑子里又不知想着什么鬼点子了。

 

  “你好乖啊,我之前见过的像你这么大的小孩,都烦死了,我有个弟弟跟你差不多大,别提有多吵了,比我还烦,啧啧”,黄少天故作烦躁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又弯下腰让喻文州帮自己抚平了翘起的发丝。

 

  “欸?少天哥哥怎么能拿我和普通人类小孩作比较呢?”喻文州笑。“我可是精灵呀。”

 

  黄少天觉得自己中毒了,快要窒息了,这小孩太可爱。

-FIN-

 

在这之后,据当天晚上站在冷风里听着军帐内打情骂俏声的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郑先生说:

 

关爱动物,从你做起。失眠,真他妈痛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写什么?!!】

评论 ( 7 )
热度 ( 15 )

© 圣代要努力变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