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了个更x经年纪事-序(0-4)

我就是冒个泡...。把以前写的流水账翻出来准备修改修改继续往下写了x
放着激励自己一定要在三万字内写完序章。
主cp还是伞修伞/黄喻黄/方王/双花

经年纪事-序
(0)
深夜的雨,一直在下。
“咚咚咚咚咚......”
“谁呀?”随着门外急促地叩击声,门内传出了一个细腻的女声。
回答她的只有不断的敲击声和急促的呼吸声。
“哈......哈......”门外的人已经伤痕累累,过长时间的奔跑已经让他没有多余的气儿再说出一句话。
仿佛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似的,他不停地敲击着门,力气大到好像是要敲碎这扇坚固的门。
“哥哥......”屋内的少女开始害怕起来。“外面......”
少女的哥哥不禁皱了皱眉,神情紧绷着,轻轻拍了拍少女的肩安慰道:“别怕,有哥哥在呢”。
一步步走向门口,而屋外的人却好像不耐烦了,敲击的频率更快了,每一次都敲进少女的心。
少女的哥哥深吸一口气。这么大的雨,来访的不是附近的孤魂野鬼就是来抓捕他们的帝国士兵。
下定决心似的拉开了门,那人终于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径直倒进屋里。
“哥哥,他受伤了!”少女惊呼起来。
“沐橙不要看,先去把我的医药箱拿来”,被唤为沐橙的少女闻声后迅速转身冲向卧室。
沐橙的哥哥向门外探了探头,确定四周没有跟踪者才关上门。
“喂,喂......!没事吧?振作一点啊”,男孩拍了拍倒在血泊中的人的脸喊道。
“咳......咳咳......”
“哥哥,医药箱拿来了!”沐橙双手拎着一个白色的沉重箱子向这边跑来。
“快,先给他消毒,都快发炎了!”男孩接过医药箱便迅速打开摆放好药瓶。
周围除了药瓶的碰撞声外,只有急促的呼吸声。
一夜无言。
“终于好了......”一道光线若隐若现的照射进屋内,男孩长舒了一口气,刚抬起手要蹭掉额头上的汗珠却看见手臂上各式各样的药水无奈地笑了笑。
一旁的妹妹贴心地身处拿着毛巾的手小心翼翼地擦拭掉哥哥额头上的汗。
“他......没事儿了吗?”沐橙轻声问道。
“嗯,如果不出意外,他过会儿就能醒了”,男孩好像对自己的医术十分自信,在地上的人身旁放上一张纸条便回屋补觉。
纸条上写道:“如果你不是帝国派来的卧底,我们倒很乐意和你做朋友。---苏沐秋”
(1)
外来人盯着苏沐秋。
苏沐秋和苏沐橙盯着外来人。
半个小时之前,他醒了过来,发现了身旁的纸条,便走进卧室寻找屋主答谢,但很不巧,屋主,也就是苏沐秋,正在睡觉。
一旁的苏沐橙连忙叫起了哥哥并说明了情况,于是便有了刚刚的那一幕。
“我说......”外来人首先示弱了。“一直盯着我不嫌累吗”。
苏沐秋见他开了口,却依旧没有放松警惕,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找到这儿来?”
“啊,这个啊,告诉你们也无妨”,他突然换上一副轻松的模样,像是完全没把自己当做外人一样大大咧咧地坐到了单人沙发上。
“那个......我说,有烟吗?”
苏沐秋觉得自己头上一定挤出了一个“井”字,但还是强忍着怒气,起身时给他翻了个白眼便走进杂物间拿出一包烟。
“谢了”,来人笑嘻嘻地接住苏沐秋扔过来的烟,从烟盒里抽出打火机和一支烟,叼到嘴边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又一脸享受地吐了出来。
“现在满意了?”苏沐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突然发觉自己的忍耐力真好。
“满意了满意了,谢谢沐秋大大”,他嬉皮笑脸的打着趣儿。
“欸,可别套近乎,我们现在还不熟”,苏沐秋心累的说道。“你不觉得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吗”。
“好嘞”,他整了整衣领,觉得有些奇怪,低头一看,身上已经被换上了一套干净的白色衬衫。
“咳,首先,我叫叶......修”,他说到这儿,又吸了一口烟,之后又刻意慢慢吞吞地说道:“是一个帝国的——”
“你说你是谁!”一提到“帝国”二字,苏沐秋整个人都惊站起来,本能的将妹妹护在身后。
“背叛者”,叶修淡淡地补上了最后的主语。
“呃?”苏沐秋觉得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里包含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嘿,别那么惊讶”,叶修摆了摆手,好像与自己无关似的接着往下说:“准确来讲,是被帝国驱逐出来的”。
“为什么?”苏沐秋认真的问道。
“他们觉得我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呗,谁不会丢掉过气的旧玩具啊”,叶修一脸淡定却让苏沐秋觉得反常。
“刚刚帮你换衣服的时候看见了你的等级标识,起码得是士官长以上的职位吧?”苏沐秋反问。
“纠正一下,是总指挥”,叶修答道。
“总指挥还会被驱逐?帝国这是要宣布解散了吗!”
“别激动,先坐下来再说”。
苏沐秋这才反应过来刚刚的自己有些失态,干咳了几声后又坐了回去。
“并不是要解散,而是他们自认为找到了比我更能胜任此职位的人”,叶修嘲讽般地笑了笑说道。
“那你就忍心被替代下来吗?”
“呵呵,怎么可能会甘心,这位子哥可是从建立就一直坐到现在啊,到头来却被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儿抢去”。
苏沐秋开始对叶修这个外来者的身世产生了兴趣,静静的等待他吸了几口烟后继续讲述。
“还记得之前的第四次联盟级战役吗?”叶修突然看向另一边的苏沐橙问道。
“记得,当时我和哥哥也被卷进去了”,苏沐橙冷静地回答道。
“那知道我为什么偏偏找上你们吗?”
“这个......”苏沐橙开始思考起来。“难道不是因为......我们是距离你最近的吗......?”
“呵呵,离我近的人家多了去了”,叶修冷笑道。
“那是......?”苏沐橙问道。
“你或许不会认识我,可我认识你”,叶修说道。“因为当时就你的人,是我。送你回来的那个穿黑斗篷的人,也是我”。
“你......!”苏沐橙睁大了眼。
“是我。但那次我违抗了军令,没有及时向士官长下达指令,导致我军全面崩溃,他们也就不再像以前那样极力吹捧我了”,叶修深沉地叹了口气说道。“三连胜的记录就这样给我败了”。
“我......”苏沐橙有点儿自责。
“那么你当时为什么违抗军令救下了沐橙,帝国的人不都是心狠手辣的吗?”苏沐秋接话道。
“是挺心狠手辣的”,叶修望了望苏沐秋,又坚定的添上一句:“但我不是”。
“不然帝国的人怎么会在战俘营里找出一个代替我的人?”叶修说得风轻云淡,但语气里透漏出的一丝怒气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你......还想回去吗?”苏沐秋问道。
“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一定要回去。不过,不是回到那里”,叶修说着,狠狠按灭了烟头,补上一句:“哥可是决心要重建下一代王朝的人啊”。
瞬间,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充斥了整个房间,让苏沐秋不禁惊异于叶修的实力。
“想法是挺好的,但请先收起你的精神力,它太强烈了”。
“哦,我还以为你会崇拜上我呢”。
“想太多了”。
叶修也只是笑了一笑,收起正在扩散的精神力。“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哥一起组建一个属于自由的帝国?”
这句话激起了苏沐秋心中的无名火。“自由......么。听上去还不错,值得考虑”。
“不是听上去,而是要实际行动”,叶修刻意强调了“实际行动”四个字。“既然被别人说做是不可能,那,我们就来创造可能””。
“哥哥,记得带上我,一起”,苏沐橙笑了笑,说道。
“好啊,一起”,苏沐秋微笑着摸了摸苏沐橙的头,然后转身对叶修说道:“不管你是否有什么其他的打算,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行啊”,叶修双手交叉背在后脑勺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你的精神体”,苏沐秋突然变了脸,一本正经的望着叶修。
“哦,可能又趴到某个角落里睡觉去了吧”。
“......”
(2)
地下赌场,永远都是黯淡无光的地方。
四周嘈杂的叫嚣声,赢得一大笔奖金后的欢呼声随处可见。被金钱和欲望冲昏头脑的人们如同这提线木偶一般被庄家所操控,一不小心,绳线断裂,脱线的木偶便会被遗弃,无人问津,自生自灭。
“嘿,小子”,面前这个高高瘦瘦的青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十分斯文,却与这个肮脏不堪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此时此刻,似乎是刚刚经过一场激烈的争斗。赌场四周早已空无一人,桌椅被随意摆放,大大小小的轮盘也都被打碎了一地。
“嘁......”不知是经历过了怎样的一番战斗,半跪在地上的男人大口地喘着粗气儿,脸上的划痕和身上的血迹触目惊心,平时分外爱惜的深栗色头发也因混乱而披散下来,杂乱不堪,末尾还打着卷儿。
而现在,能让他抛弃一切的,只有一个原因。
找回繁花血景中的另一位主角。
孙哲平。
“你看上去已经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了啊”,面容清秀的男子扶了扶鼻梁上的平光眼镜,原本房间里充斥着两股强大的精神力此时却被一点点吞噬,合并为一股。
胜者的那一股。
狼狈不堪的人缓缓的抬起手,蹭掉嘴角溢出的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不如我们来玩儿一个游戏吧”,说到这儿,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不过还是要有点儿赌注的哦”。
眼里闪出一丝难以置信的光,他抬起头,缓慢地吐出几个字:“什么?”
“听说过,俄罗斯轮盘吗”,男人笑得十分诡异,不过这时候可没有闲心去分析他的内心活动。
“呵...想赌命...?”他的脸上突然露出笑容,上扬的嘴角所勾出的弧度不容置疑。
“怕了吗?”男人再一次问出这句话。
“怕?有什么可以怕的?”他忽然就轻松了许多,仿佛已经释然了什么。
“好,我欣赏你”,说着,男人从后面的枪套里抽出一把古老的左轮手枪,又从另一边的口袋里摸出六发子弹,在他面前晃了晃,接着以极其熟练的速度装弹,完毕后再手上转了两圈,伸手递了过去。
他什么也没说,径直接过那把递过来的枪,掂了掂重量,露出了笑容,举起左轮枪,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位置,轻轻扣动扳机,伴随着左轮枪卡壳的声音,他也给自己配起了音。
“啪”,他这样喊道。
什么都没有发生。
“哈哈,真不愧是军火天才,果然瞒不过你”,男人发出爽朗的笑声,伸出原本拿着枪的手摊开,掌心上赫然躺着六颗子弹。
“那么古老的柯尔特左轮即便是装上了子弹也是不会造成伤害的”,他微笑着,用刚刚男人装弹和卸弹不相上下的速度拆掉了那把枪,把一堆破旧的机械零件还给了他。
“真不错”,男人推了推眼镜,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目光。“你已经通过了测试,想必逃亡的日子也不好过吧?不如加入我们”。
“什么......测试?”
“自我介绍一下”,男人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郑重的对他说道:“你好,我是霸图军团的审核人,林敬言”。
话音刚落,黑暗处的一扇门被有力的推开,接着陆陆续续走出了几个人。
“你的实力我们已经领教了,我们正需要你”,其中一位面容严肃同是带着一副眼镜的男子说道。
“张佳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啊”,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
“大孙?你......不是......”被叫做张佳乐的男子惊异的看着他。
“其实这只不过是一次测试”,林敬言温和地说道。“从结果来看,你非常符合我们的要求”。
“好啊,原来你耍我啊!”张佳乐对着孙哲平大喊道。“亏我还担心了那么长时间......”
我都知道”,孙哲平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只有这样才能逼出你的全部实力吧?”
“呵,你就那么肯定我会这样去救你?”
“也是,像我,是绝对不会被俘虏了还用别人来救”,孙哲平一脸惬意的打着趣儿。
“不管是吵架还是叙旧都请一会再慢慢说”,一脸严肃的男子打断了他们。“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
“哦?什么机会?”张佳乐问道。
“组建起王朝的机会”。
张佳乐睁大了眼,开始怀疑自己的听觉。“你是说......联盟级战役的胜利者......?”
“是的”。
只有胜利两个字才能触动张佳乐的心,毕竟......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们”,张佳乐不屑地问道。
“因为我们有永不放弃的心”,另一边沉默已久的高大男人突然铿锵有力地接话道。
“......”张佳乐开始动摇了。“大孙,他们说要建立起王朝欸”,张佳乐不可思议地笑道。“好像......挺有趣的”。
“嗯,去吧”,孙哲平说道。
“什么意思,大孙不打算一起吗?”张佳乐望着他问道。
“他的手伤很严重,我也治不好。恐怕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带着眼睛的男子,也就是副队长,这样说道。
“我已经没有能力再和你一起走上战场了,只能在台下默默的看着你”,孙哲平自嘲般地笑了笑。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张佳乐几乎吼道。
“我,只想和你一起,完成你的心愿”,孙哲平顿了顿,又补上了一句:“坚持不下来了啊”。
“孙哲平你是傻逼吗!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和我一起好好的活下去好吗!我......我已经......”
“我已经回不去了啊......”
“所以,乐乐”,孙哲平说道。“你要代替我,去走上那个我未能陪你一起走上的地方”,他伸出手去摸了摸张佳乐的头。“头发都散了,这样很难看喔”。
“嘁,你乐爷我不管怎样都帅!”张佳乐强忍泪水,硬挤出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
“是是是”,孙哲平也陪着他一起笑。
“那么......你做出决定了吗?”副队长郑重地问道。
“嗯”,张佳乐转过身来,伸出了左手。“队长,请多指教”。
“好”,一直紧绷着眉头的队长迈出一步,伸出右手握住张佳乐的手。“我们的队伍就叫霸图,我是队长韩文清,欢迎你的加入”。
“副队,张新杰,幸会”。
“宋奇英,张佳乐前辈请多指教了”。
“你已经认识我了,不过刚刚真是抱歉了,下手有点儿重,让张副给你治疗一下就好”,林敬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
张佳乐有生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笑了。
“不过......大孙你怎么办?”意识到问题的张佳乐又转过身看着孙哲平问道。
“我?还能怎么样,随便找个地儿待着呗”,孙哲平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答道。
“你就甘心这样退役吗?”
“当然不,只是错过机遇。那都是留给你们的”,孙哲平抬头看了看昏暗的天花板意味深长地说道。“只能坚持几分钟,那,就让他们看到,这几分钟的精彩”。
“来吧,张佳乐,跟我们去基地转转?”林敬言温和地笑了笑说道。
“好的,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张佳乐对孙哲平说道。
“不是希望,是一定”,孙哲平坚定地说道。
繁花血景永不落幕。
(3)
“尊敬的旅客,本次航行时间为9小时,预测飞机将在十五分钟后降落,请检查好您的私人物品准备下机,非常感谢您乘坐本次航班,我们下次再见。Dear passengers,this time is nine hours…”
“嘿,朋友,醒醒”,旁边一位好心的女子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的手臂。
“唔……”他艰难地睁开眼,刚从欧洲回到祖国可能还没有调回时差。“到了么……”
“是的,还有十五分钟就要降落了”,女子笑了笑,继续说:“看上去你的年纪并不大,是欧洲的留学生吗?”
“阿,是的”,他咽了口唾沫继续答道。“刚刚被一个叫‘三零一度’的佣兵团邀请过来”。
“喔?请问你是叫白庶吗?”女子听了他的回答显得略微吃惊。
“是的,您认识我?”白庶甩了甩头努力保持清醒。
“当然”,说着,女子从包里拿出一份报纸。“这里有报道喔,说最近国内三零一佣兵团会有一名外国队员到来喔”。
“这样阿……其实我并不崇尚战争……”白庶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取得胜利的办法有很多种阿”。
“的确是”,女子笑了笑,把那份报纸收回了包里,拍了拍手上若有若无的灰尘。“欸你看,那个是不是你认识的人?”在飞机降落完毕时,女子指了指窗外。
“那个……是队长吗?”白庶跟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
“好了,我也得走了”,女子轻轻跺了跺脚,缓缓站起,用手拂了拂亚麻色的长发到脑后,侧过头对白庶微笑道:“聊了这么久,我想我们应该是朋友了”。
白庶也回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嗯”。
“我是楚云秀,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有事儿随时打给我”。
“谢谢”,白庶有礼貌的接过楚云秀伸手递过来的名片放进口袋里,从从座位上方的寄存处搬下一个又一个箱子。
下了飞机,长吸了一口气,正午太阳很大,阳光亮的有些刺眼,不过白庶可没有多余出来的手去遮挡光线。
这时,头顶上方窜出一团黑影,白庶抬头看了看,是一件被撑起来的衣服。
“嗨,好久不见了阿”,熟悉的声音在白庶的耳边响起。
“杨聪?”白庶愣住了,往事都一一浮现在眼前。
“是我,阿庶。在国外过得怎样,有没有人欺负你?”杨聪微笑着说道。
“并没有”,白庶抬头望着头顶上的衣服答道。“你快把手放下来吧,这么举着怪累的”。
“不会阿,阿庶在国外待了那么久,都快变成白人了,可不能给晒黑了”,杨聪轻松地笑出了声,但撑在白庶头顶的手却没有收回。
“真是……”白庶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飞机上这么久,饿不饿?”杨聪说着,又靠近了白庶一点。
“有一点儿吧”,白庶也并不介意杨聪这一动作。
“在我们基地不远处就有一家挺好的饭店喔,赏个脸一起吃呗?”
“好吧。不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白庶侧过去来看着杨聪,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
“你老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没有什么字”,白庶说着,又不满的扭过了头。
“看你长得好看阿”,杨聪也不介意,大大方方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谢谢夸奖,但这不是你一直看着我的理由”。
“好吧好吧”,杨聪收回了目光望着前面的路,但又觉得不太甘心,便停了下来,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转过身直视着白庶。
白庶被看得发毛,不得已转过身看着他,却不曾想杨聪在他的脸颊上突然落下的一吻。
杨聪像一个小孩儿一样,达到了目的就心满意足的冲他笑。
白庶这下是真的懵了,如果小时候的亲吻只是表示年少不懂事儿,那么此时此刻又代表的是什么?
“我表现的应该很明显了吧?”杨聪用手指碰了碰自己的鼻尖。“给个话呗,白庶大大?”
“这种事儿……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吧”,白庶对杨聪眨眨眼说道。
“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从小就是这样”,杨聪也不去执着于现在白庶的回答,等他想好了也不迟,总之,自己的不管多久依旧会是自己的。
毕竟来日方长嘛,他们可是有很多时间阿。
(3.5)
白庶在宴会上一般会穿着非常正经,尤其是头上还顶着一顶小小的深棕色礼帽,显得十分帅气。
“阿庶,其实你不用穿得这么讲究,既然回到了祖国就别那么拘束了,咱都是一家人嘛,是不是?”杨聪在迎接宴会上说道。
“是阿,这里很开放的不管你想跟谁发生关系我们都不...”仿佛是注意到了杨聪“善意”的目光,孙明进立刻把最后几个字吞了回去。
“嗯,谢谢,可我只带了这些衣服阿”,白庶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略带歉意的说道。
“不必在意,这种小事儿交给队长不就好了,是吧队长?”高杰很机智地一眼看穿了杨聪的心思,心里暗想“我真是个人民的好队友”。
“没错,我们先吃饭,吃完后你们回去训练,我带阿庶出去转转”。
“欸——队长你怎么能这样!有了副队就忘了队友?爱呢?”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好了好了,我们先吃饭吧”,李亦辉无奈的扶了扶额,觉得这里有点儿热。
“好,好”,杨聪笑了笑,伸手摘下了白庶头上的那顶礼帽。
白庶也不介意,毕竟自己也是出于礼节才戴上的帽子,还真是有些热呢。
这顿饭很丰盛,也很美味。至少对于在国外吃了几年的鸡蛋牛排的白庶来说是这样。“好久没吃到中国的菜了,还是没变呢”。
吃完后,白庶发出感慨,决定以后就住在三零一佣兵团的基地里了,却被杨聪一票否决。
“不行,基地太简陋,怎么能让一个刚从欧洲回来的海归住在那里呢?不如你问一问他们,看看谁愿意带你一起住?”
白庶点了点头,回头望了望几个队友。
“其实吧...我家都不怎么打扫的,满地都是泡面盒,连睡觉的床都快被淹了。所以我就不丢人现眼啦!”孙明进笑嘻嘻的说道。
“我也差不多,家里还有一些东西不能被看见...”高杰一脸别扭的说道。
“欸——原来高杰家里有那种东西吗!都不跟我们说一声儿阿——”孙明进又开始和高杰谈起了一团雾的人生哲学,杨聪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实力堪比韩文清。(x
“我阿...”李亦辉看了眼杨聪,想了想说道:“我比较怕热,天天开着18度空调...”
“阿辉你家住北极么!”去过一次的高杰又开始后怕起来。“不会被冻死在里面阿?”
“不会”,李亦辉打断了他的话。“不过不敢保证你们会不会有事儿,所以...”
白庶也脑补了一下住在李亦辉家里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冷颤,回过头去望着杨聪。
“欸,看来只能和我一起住了呀”,杨聪向队友投去一个GJ的眼神后迅速恢复了平日的微笑。
其实,队友们的家里都很干净,也没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更不会夸张到天天开着18度空调。
但是队长那个“敢答应就杀你灭口哟”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们可不敢去招惹阿,白庶和队长是个什么关系?!
“我觉得,三零一终于也要开始批发墨镜了”,孙明进一本正经地对另外两人说道。
“我真的一点儿也不想知道我的正副队长之间有什么JQ”,高杰一脸痛心疾首地说。
“麻烦再把空调温度降低一点儿,谢谢”,李亦辉淡定地说道。
队员之间的玩笑也是很有分寸的,点到为止,不会有多少拖拉,这一点还是令杨聪倍感欣慰。
“但你们能不能不要老是把我和阿庶一起扯进去?!”
“不,队长。你们是我们唯一的精神支柱,如果没有你,我们就失去了生活的动力。如果没有了副队,我们的经济来源也断了”。
“经济?”
“把八卦消息卖给其他队的成员,给团里做贡献”。
“...这破团吃枣药丸”。
(4)
夏季的热气流总是在不经意间突然来袭,冲击着大脑内的神经中枢。
罕见的金发在阳光的照射下让人觉得分外刺眼,却又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脸上还留有一丝未褪的稚气,手中领着一个看上去沉重的大箱子,看上去装了不少行装啊。
“啧,这鬼天气,真是热死了”,少年抱怨着,腾出一只手蹭掉额头上的一颗颗汗珠。“蓝雨到底在哪儿啊......不会被耍了吧?欸不过话说回来我那时候还真是挺傻的怎么就听信了一个奇装异服的陌生人呢真是......”
少年还在摇头抱怨着,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紧接着半空中升起了滚滚浓烟。
“什么情况?!”少年显然是被震惊到了。“我还从来没听到过这么大的爆炸声呢!”
扛起箱子,飞快地奔向爆炸声的所在地。
赶到时周围已是一片狼藉,具象化的精神力碎片四散纷飞,在几个人中间,有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人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可算是逮到了”,其中一人说道。
“妈的,一个向导战斗力还这么强”,另一人说着,用脚踩了踩地上的人的身体。
“哎,这么高级的向导,卖给军队能赚多少钱?”
“肯定够我们几个花一辈子了”,几人为首的老大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脯说道。
“嘿嘿,还是老大厉害,想想军队里那些个几年没做过梳理的人,估计还要翻一倍价格抢着要呢”。
“喂,我说你们几个......”少年终于忍不住了,不耐烦地开口道。“你们几个,好歹也是个哨兵吧,这么欺负一个向导不说还得瑟上了。谁给你们的自信啊”。
几人闻声后转过身正对上少年懒洋洋和满是不屑的眼神,不由得暴怒起来:“小鬼,我们几个办事关你什么事啊,滚一边去,别待会说我们欺负小孩!”
少年轻笑一声,说道:“就凭你们?呵,省省吧,也不过就是几个杂牌哨兵罢了”。
“你这嘴贱的死小鬼......真是太猖狂了啊!”
“是啊,到底是谁猖狂,还要等到战斗结束了再下结论呢”,说着,少年看了看自己的手。
“不知天高地厚。兄弟们,让他知道我们的......噗!”
老大还未说完,就被突然飞来的箱子砸个正着,一直被巨大的冲击力撞进了墙里。
“咳,咳咳咳......”
“大哥!”几人见此番情景都顾不上眼前的敌人了,一个劲儿地跑向他们的老大。
“喂,我说…..”就在他们叫喊转身的时间里,少年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其中的另一人身边。“在战斗还未结束的时候可千万不要无视你的敌人啊”。
少年一个快速翻转,借助风力抬起腿将那人踢飞,站稳后漫不经心的的甩了甩腿,双手插进口袋里一脸冷漠的表情,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半边眼睛,走到了趴在地上正咳血的老大身旁,用脚踩了踩,说道:“刚刚是谁说要让我见识见识你们的厉害啊?”
在他的背后,另外两个人偷偷摸摸的靠近,手里都攥着匕首和绳索。
少年俯下身,不紧不慢的打开了箱子,快速抽出一把剑型物品转身向身后迅速砍下。
瞬间,墙壁上沾染了大量血迹。
少年甩了甩手里的剑,散发着冰蓝的荧光,却不曾沾上一滴血,,连灰尘也看不见。
他把剑放回箱子里,蹲下用手轻轻拍了拍地上昏迷的人的脸颊,说道:“嘿,醒醒,你怎么样了?”
“……”没有回答。
稍微感应了一下,还好,没死。
无奈的叹了口气,背起他,提上箱子,步伐沉重地向目的地走去。
“来了?”也不知走了多久,饶了多少路,终于来到了这个美名其曰蓝雨城中心轴地带的哨兵聚集塔。
“这么远你们就不能派辆车去接我吗!害得我一路上尽碰些无聊的烦事儿,我要给你们差评!”
“好了好了,快进去吧黄少,就等你了”,接待员无奈的抚了抚额。
“好吧”,黄少,全名黄少天,第一次一句话只说了两个字,令接待员甚是感动。
然而下一刻,他就自打脸了。
“对了,你把这个人带去治疗一下吧刚刚我在来的路上顺便救下来了现在还有呼吸,记住一定要救活啊不然我之前的时间都浪费了那怎么行!”
接待员沉痛的接受了黄少天的一串语言文字攻击,走过去,接下了黄少天背上伤痕累累的人。
“欸,黄少,这个人应该跟你年纪差不多吧?”接待员看了看,说道。
“是啊,不然我干嘛要救他呢?“黄少天说完这句话就愣住了。
是啊,我为什么要救他呢?
“我还以为是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接待员白了他一眼说道。
“对!就是这样!”黄少天一拍手大喊道。
“得得得,你还是快进去吧”,接待员说完,便带着受伤的人走向治疗室,而黄少天在目送了他们进入治疗室后才踏进了蓝雨塔的大门。
“很好,你完成了试炼任务,欢迎加入蓝雨”,刚刚进入会议室,以为满面胡渣的男子便开口说道。
“呃?!什么任务啊你们有没有给我什么任务真是莫名其妙啊会不会是你们找错人了我并不记得我在来的时候接受到过什么任务纸条啊”。
“停停停,现在的小鬼真是越来越没有礼貌了”,男子不耐烦的打断了黄少的话。“就不能安静点儿听我说完吗”。
“好吧好吧,你说,我听着”,黄少天双手抱臂叹了口气说道。
“哟,不过是个S级哨兵就这么拽了?需不需要让老夫来教教你该怎么尊敬前辈,嗯?”说着,男子挽起了袖子,叼着一根烟,颇有一种电影中黑帮老大的气势。
“欸,魏大大,这时候可别跟新生耍宝啊”,这时,另一旁的男子笑着说道。
“啧,这次先不跟你计较”,满脸胡渣的男子拿下嘴里的烟狠狠地按灭在桌上。“听好了,老夫是这里的城主,魏琛。以后不许这样跟我没大没小的,不然老夫可是会揍人的,听到没!”
“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叫没大没小的?看你一脸就不是好人的气势还好意思让我跟你心平气和地说话?”
“你……你……”魏琛简直是要被这个黄毛小子给气炸了。
“别生气,别生气”,一帮的人开口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方世镜”。
“老城主你看看人家,人家多斯文啊”。
“呵呵”,魏琛对黄少天翻了个白眼,顺手又点起了一根烟。
“来吧,去认识认识你的新队友”,方世镜笑了笑,温和地说道。
“好啊……诶不对!所以说我到底完成了什么任务啊!”
“哦,那个呀……”方世镜推了推眼镜说道。“就是营救刚刚你带回来的那个人呀”。
“什!么!”黄少一脸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
“惊讶什么,救个人又能怎样”,魏琛叼着烟没好气的说道。
“不是,他……我……”黄少天第一次惊讶到语无论次。
“等他醒后再告诉你吧”,方世镜说道。“你的队友们估计快等急了呢”。
“好吧好吧”,黄少天妥协了,向接待大厅走去。
然而他刚开门,一盆礼花就从上方倒了下来。
“黄——少早啊!”
“黄少这个见面礼还满意吗!”几个少年其中的一个激动极了。
“呵,你猜啊……”黄少天黑下了脸说道。
“啊哈哈……我叫李远,这是宋晓,那是郑车干,今天天气不错哈……”
“……”黄少天冷漠。
此时,治疗室里,那人也慢慢睁开了眼。
“终于醒了”,治疗官叹了口气。“还好黄少救得及时,不然你的以后估计就要听天由命了”。
“那……是谁……?”他艰难地开口问道。
“喔,你等等啊,我去把他叫来”,治疗官说完,便走向接待大厅大喊:“黄少!他醒了!”
“终于醒了啊!太好了!”黄少天差点儿激动地跳起来。“我就来!”
“黄少这么激动干什么?”宋晓对旁边的郑轩问道。
“不知道,我只闻到了一股酸臭味……压力山大啊”,郑轩无奈的说出了他的那句口头禅,随后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对李远大喊:“你刚刚说谁叫郑车干!”
“诶嘿”,李远吐了吐舌头跑开了。
“真是……”治疗官无奈地说道。“跟我来”。
黄少天跟着治疗官,来到了治疗室的病房里。
他也正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你们慢慢聊,有什么事儿叫我就行”,治疗官说着,走到门口,又回头说道:“那个……我叫徐景熙”。
“好好好,我记住了”,黄少天回答道。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
“你好,我就是刚刚就你的那个人,我叫黄少天”,黄少天先友好的介绍了自己。
“你……好,我是喻文州……”病床上的少年虚弱的说着,但还是保持着惯有的微笑。
他笑起来真好看。
“我跟你说啊你不知道那时候情况有多么危险,我一个人对他们四个人差一点就被一起抓住了呢他们就知道欺负人你说是不是?”
喻文州耐心地听完了黄少天的话,轻声说道:“其实也算不上危险吧,少天“。
天哪他叫我名字时候的声音怎么那么好听。
“欸原来你知道啊那我也就不瞒你了没错那几个人连碰都碰不到我就被打趴下了真是废物,啊我没有其他意思你还是很厉害的真的”。
“嗯,我知道,谢谢少天”。
他竟然能听得进我的话。
“文州…..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嗯,我相信啊^^”。

评论
热度 ( 23 )

© 圣代要努力变强 | Powered by LOFTER